欧洲最狂热球场之一安菲尔德KOP如何书写传奇 凌

时间:2019-09-25

  其中,利物浦的那个最为著名,但在谢周三的希尔斯堡球场、诺茨郡的美度径球场、巴恩斯利的奥基维尔球场、伯明翰的圣安德鲁球场及北安普顿郡立球场,都有“Kop”看台的存在。 1900年1月,第二次布尔战争中最惨烈的一战在南非的莱迪史密斯附近打响。 战争的双方是大英帝国和两个布尔人建立的政权——南非共和国和奥兰治自由邦。这场战争源于双方在南非地区控制力的分歧。 或许,利物浦的“Kop”看台正是因为球迷们在安菲尔德震耳欲聋的助威声而远近闻名的。 1928年,这个提议变成了现实。在为这个著名的看台添加了一个屋顶之后,俱乐部官方将看台命名为“The Kop”。 在那被载入史册的一天,英军被困在一处叫做斯皮恩山(Spion Kop)的山上。在那里,英军死亡243人,同时还有1200人重伤或被俘。 显然,在那些阵亡在斯皮恩山的士兵们和那些每两个星期使得安菲尔德“Kop”看台座无虚席的球迷们之间,依然有着很深的联系。 “当他躺在战场上咽气、咽气、咽气。这些就是他的遗言……噢噢……我是利物浦人, 我来自‘Kop’看台,我喜欢唱歌,我喜欢大喊,我常在那里待到傍晚……” 安菲尔德狂热气氛的来源之一,就是球迷们在球场里的歌声。其中一首歌名为《可怜的利物浦人汤米》,就涉及布尔战争的相关内容。这首歌描述了一位年轻的利物浦人被送到了战争前线,他在临死前一刻用最后一口气喊出了“噢,我是利物浦人”。 爱德华兹是时任《利物浦回声报》的体育版编辑,他在文章中描述了斯皮恩山和1906年在安菲尔德新建的露天看台的相似性。看台的坡度和斯皮恩山的坡度几乎相等。 传奇仍在延续,那些从默西塞德郡离开后一去不复返的将士们,一定会站在某个高处笑着望向安菲尔德。100余年之后的今天,在“Kop”上的人们,依旧高歌着,走向知名的胜利。 一个当地的新闻记者将站在新建看台上的球迷轮廓,与站在斯皮恩山斜坡上的士兵的轮廓进行比对。 在今年4月那场将利物浦带向决赛的欧冠半决赛中,红军奇迹般地以4-0战胜了巴萨。那一场比赛中,五大联赛相继收官 西甲主席知名教练们也谈论到了安菲尔德“Kop”看台的力量。 “Kop”并不是只属于利物浦俱乐部的专有名词。另一份提到斯皮恩山和足球场看台相似性的记录出现在1904年,是有关伍尔维奇阿森纳地区附近的曼拿球场。 即使在今天,依然有其他俱乐部拥有“Kop”看台,指的是“形似斯皮恩山的看台”。 现如今,联系已经不仅仅是“Kop”看台和斯皮恩山坡度的相似,还是战斗与牺牲,他们属于斯皮恩山上阵亡的将士们,属于在看台上永不停止歌唱的“Kop”们,属于给他们的对手带来窒息压迫的利物浦球员们。 两年后,英军赢得了这场战争,但“斯皮恩山惨案”依然在欧内斯特-爱德华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。 未来的英国首相温斯顿-丘吉尔也参与了那场战斗。“到处都是尸体!”他说,“弹片把士兵们的身体撕裂切断,很多伤口让人不忍直视。”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